邯郸涉县一所特殊的学校,英语素质训练营

作者: 律法头条  发布:2019-10-14

图片 1

      通过这半年来的努力,现在龙龙已经有作业本了,我给他单独布置小量的难度低的作业,他都能完成,在学校举行的欢庆元旦冬季运动会上,还夺得了班级跳高第一名的成绩。

师范的第二年,姜老师在学校办了个英语素质训练营。可能当年的同学已经记不得这样一个社团了,但在当时,于我而言,无疑是射进人生迷雾中的一道强光。

图片 2

      接下来,我要进行我的小目标啦。从什么地方开始呢?对,他坐在讲台上,能和老师一样看见教室里每一个学生的一举一动,还得从“管”字上着手,龙龙没有作业本没有笔,一个字都不会写,自己的名字不是按笔画写的,都是拼起来的字。我给他纸和笔,在我讲课的时候,那个学生说话不听课,就让龙龙把他的名字写下来,下课交给我看,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教室里的学生看,还拿着笔在纸上画来画去!我仔细一看,写的名字都是错别字!于是,我就拿了班里的学生点名册复印了一份交给他,告诉他以后再写名字,就对照着点名册。他逐渐的会拿着笔在纸上写字了,这可是惊人的奇迹呀!偶尔画个猪或熊猫,再写上某个学生的名字,还贴在墙上,我对他一半批评一半赞扬,画画的不错,就是写上别人的名字是不对的。

不过,英语素质训练营就像是发射火箭前的助力,我不是自制力很强的人,感谢社团给我打了一管足够分量的鸡血,让我激情满满度过了一个充实的暑假。也就是这个暑假,成了我师范生活的分水岭。

邯郸涉县

 

当时社团有个激励措施,背完《新概念》第二册,可以拿到100块钱。还真的有同学完成了这个目标。当年来看,是个奇迹。这无疑是给我们这群英语菜鸟以巨大的激励。

图片 3

      2018年9月1号,同学们开学的日子。做为一名老师,和同学们一起开学。

2001年暑假的前几天,我们这个社团的成员是在学校度过的。正赶上学校教室装修,又适逢假期,各个部门都不上班了,负责管阶梯教室的那个工作人员就是不给我们开门,姜老师每次借钥匙都要费口舌,看脸色。她是学校的中层领导,外出开会经常是高级礼遇,但是为了借一个教室,更何况是为了根本就不熟悉的学生,却要受到这样的委屈。她跟我们讲这些的时候,我就萌生出巨大的心疼和感动。

张锦楠同学从小妈妈去世,父亲患病,家庭条件特别困难,自己身体也不太好,但是学习非常刻苦,学习成绩非常优异,2018年被评为十佳老区好少年,是一个自强自立的好孩子。

图片 4

一个人走路可能会快,但是一群人走路往往会走得更远。——俞敏洪

学生 张锦楠

      上课的教室对他来说恐怕就像地狱一样,不停的说话不停的打闹不停的跑。我做了一件看似非常荒唐的事情,让他坐在讲台上,和老师一样面朝五十多个同学,看别的学生如何努力的学习,给老师擦擦黑板,分分单元考试卷,做些卫生工作等等,充实他无聊的时间,还真别说,这些工作干的有模有样的。是啊,还时不时的来点“恶作剧”。不过进步是非常明显的。我非常庆幸:这个方法很管用,尽管它看起来非常荒唐。

感动促发热情,老师上心,学生也配合,条件艰苦,反而催生斗志。同学根霞,家庭条件不太好,在那段时间,她一块钱买10个馒头,加点儿盐,倒点儿醋,添点儿水,馒头往里一掰,这样吃了三天。没有一个固定的教室供大家学习,姜老师带着我们,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。夏天,没有空调,头顶的大电扇呼呼作响,一群人窝在硕大的阶梯教室说鸟语。

姜老师讲的课很好,我特别喜欢,我长大的愿望当一名医生,能救死扶伤,用自己的努力来回报关心爱护我们的每一个人。

    他还是个制造麻烦的行家,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接一个的砸过来,不交作业、上课胡跑乱爬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特殊专享特权;还有打架,他不光是和男生打架,一个班级五十多个学生不分男生女生全都受他欺负,不仅如此,经常和外班学生发生冲突;班上学生有丢书现象,丢的书在教室外面被废弃的胡同里;外村学生的自行车经常被放气……很显然,这个学生不但有严重的暴力倾向,身上还有诸多陋习!

我们每周组织一次活动,找个有电脑投影设备的阶梯教室,看《走遍美国》,背《新概念英语》。没有人给我们做细致的讲解,也不讲语法,偶尔做一些英语小游戏。间或姜老师跟我们分享各种学习英语的故事,她自己的,别人的。

这是偏城镇陈家峧村教学点,是一所特殊的学校,9岁的张锦楠是唯一的学生,39岁的姜彦龙是唯一的老师。

于是,我把他封了一个特殊的班长,和班里真正的班长一样能管理班级,当然,管理内容是不同的,诸如自行车摆放,卫生打扫,班里有同学玩危险的玩具等等,向我报告情况,另一个就是负责班里同学安全等等。给班干部开会的时候他也算在其中,必须给他一种真正让他做了班干部的肯定。一旦有了暴力倾向,我用特别的方式批评:班里有学生告状了,说你怎么样打他了!有学生家长告状了,说你怎么打他了,你该说些什么吧?你这班干部做的太不称职了,再出现这种情况,这班干部是不是该换人了?通过几次这样反复的变相批评,我发现,班里学生告他的状的人越来越少,责任心能在无形间让人自律,不去想干一些出格的事情。

由于整个学校改造装修,宿舍不能住,教室不能学,我们被迫中止了假期在校的学习,各自背上厚厚的英语书,回家努力。

图片 5

    如何打破凝结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氛?我想了一会,站定在讲台上,对他们说:“同学们,你们特别优秀,老师喜欢你们,老师喜欢你们中的每一个同学,在以后相互学习的时间里,希望你们也能喜欢我。”“喜欢”这个词很大众化,很广泛,在十来岁的童心里,都存在着一种揣测:我会被喜欢吗?这个时候,我给他一个肯定:老师喜欢他。当孩子们觉得自己被老师喜欢了,应该会认可这个老师。

说来可笑,让我有这样感受的还有两个人:一个是柴静,为记录、为看见付出全部心力的女记者;另一个是张晓楠,我们“楠得有你”读书会的群主,“我的百分之八十都给了你们”,一语戳中泪点。

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走不出大山的张锦楠圆了上学梦,每天步行10分钟就能来到离家不远的学校,空闲时间她还能帮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干些家务活儿。一生一师一讲台,这个教学点虽小,却充满了阳光,温馨而不单调,姜彦龙老师倾尽自己的所有,尽心培养着张锦楠。

    任何班摊上这么一个学生都应该是老师头疼的事!对,老师不应该放弃班里的每一个学生,如果老师在学校放弃了他,他只能在学校浑浑噩噩的度过本应该学习知识的最好年龄,所以,我一再地警醒自己:无论这个孩子多么顽劣,我都要紧紧的抓住他,不能放手。我决定用耐心震撼他的心灵,用爱唤醒他内心深处残存的温暖。

图片 6

      正面的语重心肠式语言教育不起任何作用,好吧,孩子,我们就换一种方式,或许这种方式不符合常理,但老师期待你在远离学习的路上回头看这边风景繁花似锦,我们正在用一股股热情等待你的加入。

县纪委驻石峰工作队队长 李俊义

    我和李老师正在校园里给学生排队调整座位的时候,在校园的大门口有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,一会儿跑这边一会儿跑那边,徘徊着不肯进来,当时也没在意,有几个学生调到县城里的学校上学去了,所以,缺几个学生没有来上课,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盘查。这时有人说那个男孩儿是分到这个班级的学生,可是他为什么在校园门口不肯进来呢?于是,找来了二年级时候教他的王老师,王老师叫他龙龙,叫着叫着那个男孩儿便跑了。天哪!第一天开学就有学生不来上学。逃课?也不像,来了为什么要跑呢?这个学生的问题困惑着我。

图片 7

发自内心的呼喊:孩子,我真是希望你好――今天好,明天好,所有的未来都有美好的晨光。

当了解到张锦楠同学的情况时,我们立马与镇里教委、县里教体局积极联系,利用村里原有的教学点,选调了一名懂英语、计算机等各方面优秀的教师来这里,保证张锦楠按时上学、完成学业。

第二天,龙龙居然坐在教室里,若无其事的就像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,我吐了一口长气。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对他提高了警惕,我看了分班时的成绩单,语文数学两科的成绩都是0分,这样一个学生让他拿起笔正常的走上学习之路,难度实在太大了!

本台记者:申雅珍/樊爱贵

我在这学期安排了三年级语文课,开学第一天,同学们都在忙碌地找自己的班级。因为第六营教学点、聂庄教学点、姬屯教学点这三个学校没有三年级,所以他们那边二年级升三年级的学生都到我所在的南正村小学了。因此三年级和其它的班级不同,一个是有些学生是陌生的,互相不认识,另一个是其它教学点转来的学生不但换了一个新老师,还换了一个新的学校新环境。我站在讲台上望着五十多张陌生的面孔,心中揪这一块大石头似的。话又说回来了,五十多双眼睛又何尝不是眨巴地看着一个全新的老师?

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教学点,姜彦龙既是负责人,也是老师,还当起了孩子的生活服务员。张锦楠没有学习伙伴,没有玩伴,姜老师就在课程之余,带着她到操场上打球、跳绳,有时还会到山上,进行户外实践,与大自然亲密接触。渐渐地,话不多的张锦楠在老师面前变得活泼起来。

为了警醒这个“跟学习无缘”的学生,我简直是使出了洪荒之力,而且这个洪荒之力的目标很小,那就是他能坐在教室里写出几个字!先整陋习,自行车经常被放气,就这一现象我单独的找他谈心,一句也没有批评他,更不说是他干的“恶作剧”,而是说自行车经常被放气,一定是有个坏学生故意搞破坏,等被抓到了老师一定不会饶过他,现在,我就派你监管学校的自行车,一旦发现有学生故意做这件事,就立刻报告老师。自从龙龙接了这个任务,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校园里自行车被放气的现象消失了。我一看这方法管用,教室丢书的问题也用这个方法解决,我又把他单独叫出来,叫他放学晚走上学早到,看守班里的“财产”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而且不能告诉别人,从那以后,教室里也就再也没有丢书的现象了。这么做既保留了他的自尊,又能激起学生的责任心,逐渐帮他改掉陋习。还有一点就是欺负同学,这个问题真让人头疼,我曾不止一次地叫过他的妈妈,他妈妈总是说:左老师,龙龙不听话你就打吧打吧,在家里我打他也可很。天啊!“打学生”对老师来说真的是个撇不清的话题。通过谈话,我了解到:龙龙妈妈是个麻将迷,常常坐在麻将桌上不去管理自己的孩子,当龙龙找妈妈时她就塞给他几块钱,孩子犯了错就打,不写作业还打,写作业按字数给钱,这样给孩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。首先,我准备批评家长,着重点是:第一孩子接受暴力,才会传播暴力。第二写作业不应该给钱。第三不能为了打麻将用钱打发孩子。然后我就对龙龙进行批评教育引导,我告诉他:打同学是不对的,上课乱跑是不对的,在学校不学知识是不对的。最让我失望的是,说任何话对他都是无用的,很显然,任何带有目的性的语言都没有激进作用,学生不停的告状:龙龙如何打他了,家长也告状:龙龙打他的孩子了,让我这个班主任说说那个孩子。

2018年,本应该到镇中心校上三年级的张锦楠,因病无法继续学业。

邯郸涉县偏城镇石峰村张锦楠同学因家庭贫困、身患疾病无法远途就学,在纪委驻村工作队和教育部门的帮助下 ,派驻专业老师在本村教学,圆了小锦楠的上学梦。

老师 姜彦龙

两间瓦房、一块黑板、一个讲台和一张课桌,就是教学点的全部。教室虽然简易,但教学设施一应俱全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科目一门不落。在这里,姜彦龙“一肩挑”,一对一为张锦楠授课。

本文由新必赢网址发布于律法头条,转载请注明出处:邯郸涉县一所特殊的学校,英语素质训练营

关键词: